14333092429602.jpg

 

那是一隻叫凱西的母海豚,在展示箱裡滿身黑濃皰,看到剛從印度旅行回來的Richard,凱西慢慢地游進他的臂彎,奄奄一息地看著他,然後吸了一口氣。海豚的呼吸不像人類一樣,它們可以有意識地控制自己,選擇呼吸,或者決定不再呼吸。 “凱西只吸了一口氣,不再進行呼吸,我放開她,她慢慢地沉入了水底,她自殺了。”

 

幾天后,他偷偷試圖釋放另一隻自己捕捉的海豚,他剪開了鐵柵欄,海豚自由了,但是卻依然留在原地。無論Richard怎麼試圖帶他走,他都一動不動。這只海豚幾年後因為營養不良死在海底監獄裡。

每次說到凱西的故事時,Richard褐色的眼睛裡都會有情緒湧動。而在他的三十歲之前,他過的是完全不同的另一種生活。讓我們把鏡頭轉向60年代,Richard O'Barry 的前半段人生。

14333092429974.jpg

 

14333092425511.jpg

14333092423861.jpg

Richard還是個孩子的時候,父母在邁阿密的比斯坎灣經營一家餐廳,當寬吻海豚從離沙灘很近的地方經過,他就能看到它們的背鰭在水面上劃出波紋,他是聽著海豚救助遇難飛行員的故事長大的,海豚在他心裡,是一個永恆的美好記憶。長大一點後,他成了邁阿密水族館捕獵船上的潛水員,幫助水族館捕獲了五頭野生海豚,那五頭海豚,後來成為美國熱門電視劇《多寶》裡的主角。

他是第一個和海豚在水下工作的馴養師,每一天的工作就是跟海豚們在一起,訓練它們高高躍起,訓練它們在空中轉身,訓練它們在孩子們遞過食物的時候遊到池邊,逗得人們哈哈大笑。通過《多寶》,Richard積累了巨額財富,逐漸建立了一個海洋生物表演業的帝國,價值數十億美元。邁阿密陽光晴媚,裸著上身的Richard跟矯健的微笑海豚在一起,看上去成功而開心。當時,他一點都沒有意識到——“這是一個可怕的產業。”

14333092426213.jpg

直到凱西的自殺。

作為全世界可能是最了解海豚的人,Richard說,海豚的微笑,是大自然最大的謊言,因為獨特的生理構造,海豚們看上去總是在微笑,不論是面對水族館的小觀眾們,還是面對殘忍的屠殺者,即使把它們的頭砍下來,它們還是在微笑。然而,它們生來微笑,並不代表它們真正的開心。

30 歲的Richard因為凱西之死而頓悟了,他用了整整十年,親手建造了美國海豚表演業的帝國,然後用餘下的人生,用盡全力去毀掉它。“豢養對於海豚來說根本不能算愛,在這種環境中新生的海豚不過是人類製造的海豚中的畸形,從某種意義上說,也不是真正的海豚。”“人們都喜歡海豚,可是請謹慎使用愛這個詞語,我們已經以愛之名,毀掉了無數美好。”從那時到現在,他一直過著流浪的生活,到處幫助海豚野放訓練,建立海豚保護組織,演講、著述、拍電影,試圖終結海豚產業。

2009年,一部紀錄片得了奧斯卡大獎,影片大量運用隱蔽式攝像機,拍攝到了海豚被驅逐到日本太地町一個狹小的海灣,最漂亮的被篩選出來賣到海洋館,剩下的多數被屠殺,鏡頭如此直接而血淋淋,作為影片主角的Richard再次被推到了爭議的中心。

14333092437748.jpg

1433309243351.gif

14333092433261.gif

14333092436481.gif

紀錄片《海豚灣》

Richard親眼目睹了海豚灣的慘狀,以一個資深海豚訓練師的角度來解釋:“海豚這種群體動物,在逃離的時候不會讓任何小海豚拉下,獵捕人殘酷地利用了海豚這一天性,追獵行動讓海豚筋疲力盡,受傷的海豚有的因為衰竭而死,懷孕的海豚在極度驚恐中生下小海豚。而沒有受傷的海豚不會拋下受傷的家人不管,即使他們能跳過漁網,也不會獨自逃生。他們無助地哀鳴,完全喘不過氣來。”在拍攝的那段時間,Richard難過得一直抓自己的頭髮。

太古町的漁民用敲打聲開成一道聲牆,對聲波敏感的海豚會被圍困而至捕殺,《海豚灣》裡有一段視頻,完全運用了原聲再現,那種捕獵的聲牆中夾雜著海豚的尖叫,在一直在Richard耳邊環繞,“這聲音在我腦海中浮現,與可怕的血腥聯繫在一起,永遠沒辦法消失,好像噩夢的伴奏一樣。海豚是聽覺動物,它們對聲音非常敏感,用這樣的方法去圍困它們,非常容易也非常殘忍。”

至今有很多人都無法直視奧斯卡紀錄卡《海豚灣》中的一幕:一隻海豚寶寶帶著巨大的傷口,在已經被血染成紅色的海水中奮力遊著,最後,它慢慢沉了下去。作為豆瓣評分最高的一部紀錄片,它受到的褒貶都非常極端,譽者覺得這是理想主義的​​高歌,而毀者認為這是“站在道德高地上的種族煽情。”不止是日本,像丹麥的法羅島,每年6月都會發生一次海豚的屠殺,當地叫做“海豚節”,這個節日還與當地的“成人禮”結合在一起。

14333092439383.gif

14333092432724.jpg

14333092434852.jpg

丹麥法羅島的“海豚節”

Richard成立了“海豚計劃”,這個面向全世界的網站有著眾多的支持者,為了救助那些海豚,在世界的任何一個角落有海豚屠殺的行為發生,Richard的手機都會響起。“我要窮盡生命剩下的時間拯救世界上每一條海豚,要讓日本人停止屠殺海豚,要讓海洋館的每一條海豚回到大海,不再為了人類的娛樂而忍受與家人分離的痛苦。而這也是拯救人類自己。”

因為Richard和支持者的努力,以及世界輿論的譴責,日本太地町的海豚屠殺數量大幅減少,雖然捕獵還在增長,但屠殺停止了一半,去年瑞士已經立法禁止所有活鯨類動物及其產品的進口。英國、愛爾蘭、挪威已經不允許海豚館存在。

14333092432308.jpg14333092439751.jpg

70多歲的Richard,他的頭髮已經變得花白稀薄,下巴的線條也不再鋼毅,這個老人幾乎天天穿著相同的衣服:卡其褲、卡其馬甲,一件繡著“海豚救援隊”的T卹,光腳穿鞋。他坐在澳大利的水族館中,肩膀下垂,下巴託在手裡,盯著一頭巨大的孤獨的虎鯨,花費所有的時間無精打采地上下擺動尾鰭。他的身旁是一個年青的母親,帶著她的孩子看海豚。“那隻海豚將在這個玻璃隧道度過它的一生,它永遠都不會知道潮汐,不會知道如何捕獵,它的一生,會無聊死了。”在水族館的入口,擺著一個小攤位,出售燒烤鯨魚肉。Richard說:“那是什麼啊,你可以一邊吃鯨魚肉,一邊看它們表演。”這個世界上,永遠都有滿足不了的需求,就會永遠都有殺戮,而這個老人想做的,是這樣的殺戮,可以少一點點,再少一點點。

14333092436390.jpg

在《海豚灣》的末尾,Richard有一段獨白,“我曾經因為年少無知了很久,參與了產業鏈的建立,如果那時我明白海豚的微笑是最好的偽裝,我就會買它們出來放生,而不是給自己每年新添一輛保時捷。我現在做的事情,對我自己是一場救贖,我離開人世時,會對自己滿意。我不意願說下輩子、再下輩子,我相信現世報,有什麼想做,就在這輩子去做。這輩子,盡力去做。”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潔兒婚禮企劃 的頭像
潔兒婚禮企劃

緣份專業主持團隊

潔兒婚禮企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